卡帝德
联系热线:0769-3884 3657
卡帝德
可降解塑料自欺欺人?解决塑料污染路在何方?

可降解塑料近年大火,其中又以聚乳酸(PLA)最为人熟知,PLA用量占生物可降解塑料的45.1%,是当之无愧的主力军。

但是,可降解塑料究竟是保护自然的出路,还是人类自欺欺人的借口?


香港无分解PLA设备,无堆肥场地

现在香港没有回收公司将PLA回收再造,反而日常使用的传统塑料,可以将其回收再利用。香港现时亦无化学堆肥机构可提供PLA的分解环境,因此可堆肥塑料无法进入香港的塑料回收链。换言之,所谓的较环保塑料,最后也会送去堆填区。

即使在垃圾分类做的最成功的的上海市,厨余垃圾还是需要“破袋”投放,把塑料袋归为“干垃圾”中,无论是否可降解,统统一烧了之。

世界自然基金会海洋保育经理杨松颖解释,可堆肥塑料属第7号塑料(其他类别),如市民不慎将PLA塑料混入1-6号的普通塑料中回收,甚至可能会影响其他类别塑料的回收情况,对回收物造成污染。

01.jpg

在产生微塑料部分,可降解塑料降解后与传统塑料无异,仍会残余碎片,即微塑料,有机会冲入海洋,被海洋生物吞食。(如果没有降解条件,可降解塑料和普通塑料一样会进入生态系统,对生态环境和人类都有影响。)杨松颖解释。

据了解,铜锣湾部分市民均不太了解塑料种类,亦不知道香港无分解PLA所需的配套设备。

一名女学生Rainbow在了解PLA最后也会落入堆填区时大感惊讶:“本来以为可降解塑料中塑料含量,应该较容易分解。”但实际并非如此,这是目前大多数人对可降解塑料形成的误解。


可降解塑料是一款不成熟的产物

可降解塑料实际只是人们为了生活方便,不愿改变固有的生活习惯,为继续使用一次性塑料袋、五颜六色的塑料包装等高污染环境的产品,而推出的一款不成熟的自欺欺人的产物。


02.jpg


可降解塑料是人们在环保重压下寻找的一个平衡点,既符合当前国家政策,符合消费者期待的绿色环保的企业形象,又不需要花费过多的成本与技术投入。安慰国家、企业、消费者等上下游链条上、多方利益共同体因污染环境而躁动不安的亏欠心理。

既然明知可降解塑料是一款不成熟的产品,为什么可降解塑料还大热?实际很多行业专家和国家政策的制定者都明白这个道理,但除了可降解塑料,并无更好的可替代产品,只能硬着头皮,捏着鼻子承认可降解塑料。

此外,PLA材料需要消耗玉米等粮食作物发酵制取乳酸,而粮食作物产量则受收成状况、国际市场等多方因素影响。造纸是使用植物纤维,原料来源广发技术成熟。使用可降解塑料还不如使用纸,塑料的特点就是难以降解,而纸是真正可降解,


卡帝德推出全生物降解改性材料

为了杜绝塑料造成的白色污染,响应国家治理塑料污染的号召,卡帝德塑化科技有限公司全力推出了全生物降解改性材料,生产生物可降解塑料,有效提高塑料降解速度,更好地服务人们的生活。

卡帝德公司研发的生物降解高分子材料所制作的塑料品属于生物可降解塑料,这些塑料原料既可以通过化学原料合成,也可以通过生物资源发酵得到,在完成生命周期之后,通过堆肥或借由自然界中的微生物,如真菌、细菌或藻类分解,经过两到三个月的时间可转化为二氧化碳、水、有机质等环境无公害物质,最终融为大自然的物质循环之中。这种生物降解高分子材料取材于自然且最终回归自然却不威胁环境,对自然生态十分友好。


03.png


生物降解高分子材料适用于生命周期较短的塑料制品,其性能已接近普通塑料品,不仅可以满足通用塑料品的使用要求,而且只有在足够的湿度、氧气与微生物存在的堆肥环境中可降解,已通过国际测试标准,具有较好的综合性性能与高效的生物降解速度。

卡帝德公司所制作的生物降解塑料在弯曲强度、冲击强度、拉伸强度、耐热性等多方面充分发挥了可降解生物高分子材料的优势。

卡帝德公司将这种生物降解高分子材料运用到塑料生产制作,大量投入到市场之中,推出了一系列产品。公司推出的可降解塑料产品包括一次性易耗品,如:一次性手套、垃圾袋、T恤袋、酒店客房一次性洗漱用品、注塑刀、叉、勺等一次性用品;还有其他涉及到环境保护的各种生活易耗品,如:生物降解地膜、耐穿刺胶袋、背心袋、垃圾袋、快递袋等薄膜电子产品吸塑包装、化妆品吸塑包装、餐盒、吸管、办公室用品等。

不可降解和绿色环保已经成为塑料产业发展的重要方向,卡帝德致力于环境保护,积极把握市场机会,探寻可降解塑料的研发之路!

返回列表